大发平台

                                                来源:大发平台
                                                发稿时间:2020-08-04 09:14:28

                                                在做为隔断的铁丝笼子之外十来米远的地方,有一些断垣残壁和一顶残破的帐篷,类似一场大地震之后的场景。帐篷里面黑黢黢的,什么都看不清。身旁做着各种膜拜姿势的印度人告诉我,那里面有个浅色的阴影,就是罗摩的神像,这个帐篷就是罗摩大神诞生的地方。一位老妇人带头再次唱起“罗摩万岁”,众人随声应和“罗摩伟大”。我们在废墟前停留了仅仅两分钟,荷枪的军人就走过来,催促大家赶紧向外移动,把跪拜的位置让给队伍后面的朝圣者。

                                                北方邦是印度人口第一大邦,虽然现在并非新冠感染率最高的邦,但疫情的影响仍然不可小觑。8月2日,邦政府的一名内阁部长因感染新冠病毒去世,另外两名高官也于当日新冠检测呈阳性。在圣城阿约提亚,7月底已有一名印度教祭司助手和16位安保人员被检测出阳性,当地政府不得不临时更换年轻安保人员作为应对。

                                                印人党的另一位高级官员米娜(Jaskaur Meena)在推特上信誓旦旦地宣称:“罗摩神庙建成之日,将是新冠病毒灭亡之时。”不过,这样的声明显然欠考虑,这才刚刚奠基,以印度的建设速度,罗摩神庙建成之日还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呢。

                                                还是8月2日,莫迪政府的二号人物、内务部长沙阿(Amit Shah)也被检测出感染了新冠病毒。作为前印人党主席,沙阿是狂热的印度教民族主义者,对穆斯林强硬的人物。他本应该参加阿约提亚的神庙奠基仪式,现在却不得不住进了新德里郊外的一所医院。

                                                在《大唐西域记》中,阿约提亚被称为阿踰陀国,法显和玄奘都曾到过这里。按照玄奘的记录,当年这里“伽蓝百有余所。僧徒三千余人。大乘小乘兼功习学。”不过,我在城里没有看到任何佛教遗迹,向城里人打听,得到的回答也都是“根本没有”。印度教徒和穆斯林为了11世纪的罗摩庙和16世纪的清真寺争得你死我活,却没有人为7世纪的佛教伽蓝探个究竟。

                                                印度教信众认定的阿约提亚罗摩诞生地。我刚拍完这张图片,便衣警察就冲了过来,说此地不准拍照。 本文图片均为作者供图

                                                对印度教徒来说,圣城阿约提亚的重要性怎么高估都不为过,他们认定这里是罗摩大神的诞生地,而且这里也是诗人Tulsi Das创作罗摩史诗《罗摩衍那》的地方。

                                                印度下议院议员、全印度穆斯林协会主席欧外斯(Asaduddin Owaisi)就是一位咽不下这口气的人。他在得知莫迪将要出席奠基仪式后表示,尽管最高法院已经做出了判决,但“只要我还活着,这件事就不会结束。”他说:“我要告诉我的家人,我的人民,以及大多数相信正义的印度人民,1992年12月6日,那里的一座清真寺被拆毁了……如果不是那次事件,这个奠基仪式将无从举行。

                                                而经多方证实,制造这场生态灾难的,是私营企业青海省兴青工贸工程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兴青公司”)。该公司董事长马少伟号称青海“隐形首富”,14年来盘踞木里矿区聚乎更煤矿,涉嫌无证非法采煤2600多万吨,获利超百亿元。

                                                我在随后的旅程中也问过一些印度的穆斯林,如何看待最高法院的判决。他们大多认为,几十年的宗教冲突已经让双方都心生厌倦,大部分温和派穆斯林已经接受了判决的结果。当然,肯定也会有一些比较极端的穆斯林人士,无论如何都咽不下这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