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体彩网

                                                        来源:湖北体彩网
                                                        发稿时间:2020-08-11 21:53:23

                                                        同一日,国民党前主席洪秀柱怒抛三问质疑民进党当局,美国现在是全世界确诊人数最高的国家,在这么严峻的情势下,阿扎来台无需隔离入境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他来台湾能做什么?政府这都无法说清楚,如何让人支持?民众的质疑并非无的放矢。

                                                        观察者网:建制派不是所有人都跟特区政府上下一心,而香港施行“行政主导”体制,行政长官在立法会“两不靠”,权力受到制约监督。这就有个问题,按区议会选举的势头来看,反对派极可能在立法会选举占领更多席位。如果他们的席位增多,以后行政长官执政岂不更加受限?反对派试图“体制内夺权”,对此该如何应对?

                                                        第二,2016年全国人大常委对香港基本法第104条作出解释,包括想参选立法会或已成为立法会议员的任何人,如果可以证明其没有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及其香港特别行政区,没有拥护香港基本法,他就失去了参选和做议员的资格。

                                                        再谈民主观。香港的民主实际上同样讲究实用。如果单纯看民主本身的价值,民主本身是不是有潜在的、独特的、本质性的特点,很多香港人是不明白的、亦不太理会。民主制度对他们来说主要是看它是否有用。民主制度会不会带来其他好处,会不会带来经济发展、社会和谐、繁荣稳定,诸如此类。如果带不来这些,香港人不会要它的,它本身也不是好到任何情况下都一定要保住。

                                                        香港人觉得香港是法治社会,但是与此同时香港人的法治观真的跟西方那一套是有分别的。香港人之所以接受香港法治,只是觉得法治是有用的,是从实用的角度去看的。至于法治背后所隐藏着的人权观、宗教观和复杂的法律程序,他不是很清楚的。

                                                        香港国安法出台后,观察者网曾就外界的一些相关尖锐质疑,视频连线前任全国政协委员、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本文为采访下篇,探讨港人的部分政治心态。

                                                        我不认为反对派可以拿下过半立法会议席;即使真能拿到,他们的活动空间也已少了很多。如果要继续坚持对抗、要瘫痪特区政府的管治,我相信他们也是自寻死路,中央不会坐视不理的。

                                                        洪秀柱还提到近期特朗普选情不利,出现了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政策,不仅和大陆搞得不可开交,还把台湾的未来也卷进这漩涡中。美国联邦众议院“中国工作小组”主席麦考尔对特朗普政府的台湾政策给了一个注脚,“对中国的最严厉惩罚,就是承认‘台湾独立’”。

                                                        刘兆佳:在香港有两个词语要搞清楚,一个是“爱国者”,一个是“建制派”。以前以至现在仍然有很多人将这两个词混在一起,认为爱国者治港就等于是建制派治港。以前特区政府也经常说爱国者治港,但说着说着,现在很少人说爱国者,而是说建制派,仿佛建制派等于爱国者。这肯定不是的。

                                                        不排除一部分建制派内心是认同反对派的主张的,甚至对共产党有抵触情绪。只不过从现实角度、利益角度出发,他觉得自己需要跟共产党保持合作。这帮人不会很勇猛地去跟外部势力或本地的敌对势力斗争,因为他自己在外国也有很多千丝万缕的利益,可能在国外有生意,可能拿外国护照,等等。所以当中国跟美国、西方斗争的时候,他们的处境相当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