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时时彩

                                                        来源:一分时时彩
                                                        发稿时间:2020-08-11 21:10:48

                                                        更大的损失则是孩子们的学业。疫情造成了留学受阻,叠加美方政策打压的不确定性,我国赴美的留学生,其求学之路更为渺茫。

                                                        如果这些留学生因两国交恶被迫中断学业,其个人与家庭将承受巨大损失——以每人30万元计算,那就是2100多亿元的损失,其中大部分将由中国中产家庭承担。

                                                        《环球时报》昨天推出一项“中美关系调查问卷”,截至目前已有十多万人参与了投票。在8月11日的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就此与发言人赵立坚分享了相关调查结果。

                                                        赵立坚进一步表示,我们督促美方一些人要认清形势,正视现实,纠正错误,丢掉按自己的需要去改造中国的幻想,停止对中国内部事务的无理干涉,停止对中国正当权益的蛮横打压,同中方一道推动两国关系回到协调、合作、稳定的正确轨道上。

                                                        即便最终这一新政所圈定的名单范围有限,在两国关系持续下滑、美国对中国不信感加深的背景下,谁能保证下一个限制留学、学术交流的“新政”又会把红线设在哪里?

                                                        须知,一方面,中国的中产阶层是这几十年来中国经济建设的中坚力量,对中国取得的现代化成就深感自豪;另一方面,对美国的美好记忆正在被太平洋彼岸“妖魔化中国”的做法以及种种令人瞠目结舌的政策措施,撕扯得支离破碎。

                                                        从中美关系长远发展的角度看,美方在中国留学生的政策设定上也应该慎重考虑。实际上,保证中美两国未来交往的民间纽带,正是这些赴美留学生出身的中产阶层家庭。动摇了中国中产阶层对美国的认知,势必将动摇中美两国未来交往的土壤和根基。

                                                        美国对中国留学人员高度不信任

                                                        环球网10日下午推出一项“中美关系调查问卷”,截至24时,已有8万多名网友参与投票。调查结果显示,近80%参与投票的网友认为,美方以涉港议题为由头制裁中国官员是粗暴干涉内政,约96%的网友对美印象趋于负面。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李海东10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这说明中国人民的美国观正在发生改变。中国社科院美国问题专家吕祥则认为,美方的抗疫表现和对华打压可能成为中国人对美国观感发生改变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而家庭出身的统计更能说明问题,2018年,留学生父母的职位背景以“一般员工”为主,占比为41%。其次是中层管理者,比例为36%。可称得上“上流阶层”的“三高家庭”占比为23%。可以看出,中国留学生大都出身普通中产家庭。